首 页 | 景区景点 | 旅游线路 | 徂徕山导游 | 徂徕山文化 | 徂徕山自然 | 徂徕山影像 | 旅游指南    
   >> 进入林场频道

您现在的位置: 徂徕山林场|徂徕山国家森林公园 > 文章中心 > 旅游频道 > 徂徕山文化 > 历史遗迹 > 正文

徂徕山石刻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848 更新时间:2014-04-29 16:40:07【字体:
  

1、元朝 王野人诗刻

徂徕山下是吾家,吸露嘘风卧紫霞。

几百年来无箇事,朝朝坐对老松花。

翠满竹溪云满山,晨钟暮鼓垒烟环。

天光一线开丹嶂,对坐松篁杳霭间。

王野人  笔

元至正二十五(1365年)年八月十四日留题感应侯祠

【清 赵国麟 注】:

《泰山金石考》云:感应祠故址,巨石屹立,隐隐有字形为苔藓所蔽,刮涤斑垢,行书,甚古致,殆王希夷笔也。至正下十七字,楷书差小。径蹊危绝,有人罕有至者,故不显。案,希夷,唐隐士,详后野人洞,此盖补笔。

----清《泰安县志》

【评注】:

该诗刻在原太平顶感应侯祠旁的大石头上,现在已无从可考。至正元年为1341年。这首诗是唐代隐士王希夷的作品,但题刻在感应侯祠却是元朝人于“至正二十五年”写的。正所谓“此盖补笔”也。至于书写者是谁,则无从考证了。

 

2、明朝 聂贞题名

文曰:永乐十五年(1417年)仲冬,徂阴聂贞览

右真书勒诗刻(太平顶感应侯祠王野人诗刻)旁。

 

3、元朝  王天定题识

文曰:磐溪·徂阳□□旷□有贵人峰、清风顶、石室、桃花峪诸奇,双流交会,大书曰磐溪□绝观□时□□己酉(1249年)五月王天定识。

【清 赵国麟 注】:

右并真书勒礤石峪壁间,今残缺。旧以己酉为至大二年(1309年),当是宗崩(1249年)后之次年也。

----清《泰安县志》

 

【评注】:

若按本文的解释,已酉年应是1249年。这就将该“题识”的写作年限提前了60年。

 

4、清朝 赵国麟 徂徕礤石峪赡田碑

 

【清 赵国麟 注】:

右赵国麟撰书,康熙五十三年(1715年),勒隐仙观前,集篆、隶、真三体。

----清《泰安县志》

【评注】:

该碑现在在礤石峪的隐仙观前。碑的正面已漫漶难识,只有“康熙五十三年四月十五日吉立”等字可识。背面内容为小楷和行书,碑文也多数漫漶。

 

5、清朝 成城 游徂徕山记碑

 

【清 赵国麟 注】:

右成城撰真书,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十月,勒隔尘桥北。

----清《泰安县志》

6、清朝 赵国麟 隐仙观题勒

文曰:徂徕第一  桃源深处(赵国麟并真书)。

 

7、清朝 赵国麟 石屋题勒

文曰:炼丹炉(赵国麟真书)。

 

8、清朝  徐德谦  《礤石峪》

苍黄变丛树,殿阁出峥嵘。

仰面孤峰插,回头嶂垒更。

马登岩险径,人到石梁平。

山犬当关起,唁唁吠履声。

 

9、宿隐仙观西堂

行李投崖畔,云根迫近床。

四山寒叶响,一枕急流凉。

客思清如许,秋宵永不妨。

鸡声惊晓梦,历历出松篁。

 

10、唐朝  李白题崖

文曰:独秀峰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三岭崮北,相传为李青莲笔。

----清《泰安县志》

 

11、金代  石震题名

文曰:徂徕居士石震过涂秀芳,览太白遗刻,有感题识于后。婿党怀英偈行。庚寅长至日。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独秀峰北崖。庚寅,盖大定十年(1170年)也。

----清《泰安县志》

 

12、明朝  萧协中  《独秀峰》

徂徕山翠郁迴盘,望里孤峰秀可餐。

迥出断烟撑日月,高标清汉插阑干。

亭亭每作芙蓉态,挺挺时将拄笏看。

到此游人偏著眼,漫题名姓附岩恋。

 

13、北齐  大般若经石刻

 

【清 赵国麟 注】:

右刻八分书,文多剥蚀,仅存曰空有无十余字,隐隐可辨。后书冠军将军梁父县令王子椿,余犹有数道字及僧真造诸字。

----清《泰安县志》

【评注】:

该碑位于光华寺东约150米处。现已作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建亭进行了保护。据研究,它与泰山经石峪的佛经石刻圴出自东平人安道一之手

----2009年5月

14、佛号石刻

 

【清 赵国麟 注】:

右刻八分书,在般若经石刻东面,其弥勒佛、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空王佛字尚完好。后有“中正胡宾武平元年”八字。武平改元,北齐后主纬之天统六年(即武平元年庚寅公元570年)庚寅岁也。                                                   ----清《泰安县志》

15、元朝  重修光化寺碑

文曰:重修光化禅寺之记

宣差东平路万户总管府掌书记益津高诩并篆额

徂徕光化寺者,其来远矣。始创迹于后魏,至隋朝而有光化之名。唐有天下,三百余年,衣钵相传,宗派不泯。继以五代之乱,寺从而废。赵宋开国,迨及祥符七年(1014年),复赐号崇庆,而与明孔山之灵岩相为甲乙。无何,贞佑(金代贞祐年号即1213——1217年)之变,殿宇堂庑尽为灰烬, 又孑遗。呜呼,名山胜概,福田善境,何难成易毁也。如此,盖废者兴之我本,盛者衰之因,此物理之常,自然之道也。

我左副元帅,前泰安军节度使时候,当纷  之际,卜寨天保(宝),以忠诚义气,戡大难保完老幼。事甫底定,又以凶荒饿馑为先备之计,务劝课农桑,使民力本。积劳累功,衣食粗足。时候意谓向时大兵之下,我一方生齿不冒矢石,不入汤火,不转沟壑,岂非吾乡中有善人大君子,素积德行,有以感之者也。不然,何皇天眷佑如此之重也。若不革心惕虑,力行忠信诚懿、焉能应之眷我?光化名刹,真种福香火之宫,不得具眼目人。殆能劝善宏教。遂敦请晖公长老住持,载振瀚音,行缘未尽,以老退堂。方法嗣高弟味□重继祖镫,公以谦退,避游沂水,久而不还。时候虚法席,使为善耆老士庶,无所归依。复遣人致书远近,公不能拒,振锡而来。遂夷荒划秽,支倾起废,意在兴崇袭爵。

节度使时候政睱之日,命仆来访方丈。参礼之余,四顾寺基,周览形势,又见作新法堂,僧众谨严。顾谓仆曰:大人元帅节使致仕休闲,堂下受戒,经营此地,无一日暂忘。金碧之像,力犹未到。尚冀年登,民有余力,以为后图。大人之心与味公之心一也。又语仆曰:                                         父有德,子不述,非孝也。人有善,外不称序其行事可乎?仆恭诺承命,谨采  始终之迹,刻诸  □,用劝来者,大矣哉,如来之教徧满三千大千世界,乃散在一切诸有含生之类。如来闵念众生,皆有本来之性,为阎浮洲中有大点巨奸六贼,往来纵恣,诳诞众生,以天堂,晓以地狱,为善必升,为恶必堕。谆谆切切,唯恐一物之失,乃至劫火焚烧,非法雨无以息业风,苦海沉溺,非慈航不能济骇浪。噫嘻!非如来大慈悲功德不可思议,尚谁能极于此力乎。其无生之理,唯了心见性者得之。仆以固陋无学,安敢以胸臆妄论之矣。岁次丙午夏四

月有六日,前进士益津高诩记。武略将军都巡检段钦、军民副弹压提控薛环、武略将军总领军弹压夏进、详义官郑居常、宣武将军兵马都总领兖州观察判官时遇、镇国上将军承袭泰安军节度使宥立石,楚太刊。

【清 赵国麟 注】:

右碑连额高六尺,广二尺八寸,额篆仝(tong)题八字四行,字径四寸,文二十行,行五十字,字径八分,八分书。在寺内壁间东南向。考《元史·地理志》。兖州金改泰定军,元初夏为兖州,节度使之官,元初巳易,此碑时宥犹仍金制,自是蒙古草创之时。丙午为定宗即位之元年,其时尚未建国号年号,故但书甲子也。

----清《泰安县志》

16、清朝  成城  《宿光化寺》

山尽失浓翠,精庐返照明。

到门千树合,过涧一僧迎。

水石澄寒色,松风起梵声。

此时尘鞅客,心迹亦双清。

 

17、北齐  般若波罗蜜经石刻

文可识者:文殊师利曰佛言世尊何故名般若波罗蜜佛言般若波罗蜜无□无□无名无相非□□无皈依无洲□无□无福无□无□如凡界无古今□亦无(缺三十二字)普忆武平元年僧斋大众造。

【清 赵国麟 注】:

后有四字类押状,不可识。

 

映佛岩,在圆瓦崖东南三里,壁高丈余。勒隶书般若波罗蜜经,冠军将军梁父县令王子椿十七字。下方宽平若台。勒经文字径尺及七八寸不等。盖因石为之。东一里为黑山,松山在黑山东五里,层松茂柏,倾岑荫诸,有松岩洞。东南一里为霌蒙山,常有兴云作雨之势。其山两穴可通,曰霌蒙洞,又南里许,为两埠山,两山对峙如岸。

----清《泰安县志》

 

18、元朝  二圣堂碑

文曰 :贫乐岩二圣碑记

宣圣五十一世孙袭封衍圣公孔元措篆额,宣差东平路万户总管府掌书记益津高诩书丹。

盖闻大道混冥,老氏□以启其□异端□□孔子□以行其说,乃立言垂训,广大悉备,包含万类,一以贯之,为无穷不朽之教,永作成法,大矣哉!非二圣者出其孰能兴之。故老氏以道德□□□□有三,究元气之祖者,则曰:有物浑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又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焉□□□之术者,则曰道。常无为而无不为,王侯若能守万物将自化。又曰:我无为而民自化,我无事儿民自当,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欲而民自朴。立修身之旨者则曰:明道若味,进道若退,为道日损,知足不寿,知止不殆,戒以刚强,受之柔弱。此道德发用之余,蕴而元妙之大,无有□□□万世无老氏道几乎息矣。夫孔子之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之道也,故祖述宪章,发明盛德,大业流风,善政美化,嘉泽至□□美□试□□□□□□于六经之中,灿然靡所不载,是知孔子之德为人伦之标准,作王道之纪纲,用之久治□之□□,诚百王不易之道。世□□□□□□□道天地也、日月也,无得而名焉。呜呼!三代而下,乱国相继,正道不行,是犹天地不能无否,忽泰则□日月不能无晦,忽开则明圣人之道□□□□□□则亨。故老子之教,塞于周秦而见于汉之文景,崇于两晋,盛于隋唐。孔子之道厄于□□□□于大汉,又  于魏晋,久息于宋齐梁陈隋□□□唐则大振。吾二圣人之教,俱伸于此时,矣谥帝号,一册王爵,天下万事之公论定焉。愚故曰:为无穷不朽之教者,此其效欤。厥后邀圣人之门,宋□其道者,世有其人。

今我鹿公先生近之矣。公北  襄溪人,善森其名,茂之其字也。素业儒,书        □向日从事  。得识眉宇,兵乱之后,垂五十余载,今□复与公相会,公语仆曰:善森先师同里铁李真人,师是□□□□子郭凤仙,几三十年得诀,了悟真人未尝读书经史之言,向无不知或□□□时数处应请。一日,善森与二三友人讲《易》于刘氏宅,真人忽至,□众人曰:大易神变不测,岂庸俗能赜幽□乎?□□元旨一坐倾听,从来未知闻也。复谓善森曰:以尔学道,若不屏聪蔽明,黜华□□□□□于今之世矣。因感悟斯言,它日断发毁形,敬□师前叩头请教。乃锡旨训曰:戒之、戒之,道以德为本,德以孝为基,尔终亲□□□□善森□□母以寿终老,虽屡涉艰险,常警惕□□不忘处□。岁在癸巳,来寓钜平后改蔀徂徕,不悔入道之晚,务在力行。语既,仆服膺此言,以□其事公□□□指语默动静,无非道也。公□□孔子□□□□老氏之教。又谓昔者,孔子适周问礼于老氏,以尊先进。因立二像于一堂□□□□并坐□□友徒□□□瞻礼。可谓不负所学而知所□□□。

尝读后汉文,见孔文举(即孔融)幼谒李膺之言而曰:先君孔子与君之先人李老君同德比义而相师友,融与君累世通家焉。□于□□又知孔老以圣接圣,同时行教,其名虽殊,理则以也。此公之作堂本意岂私也载。

泰定军节度使时侯父子,崇信教□□□下□德望□若公之志行宜其见重。仆忝于公有旧,因拜圣容,礼成而后不能无言,谨取公始终出入之意及公□□行踪,□□之言以序而□之,用刻贞珉□之久远。休哉,风化之行。使为儒为道者,皆敦朴忠信之人,公之力也。其尊师重道护持名教,为牧民司事之本者,又见时候贤父子之功德宏大,默膺荫祐谅不浅矣。

前进士益津高诩记·岁次丙午(1246年)夏四月庚申朔四月癸亥,镇国上将军左副元帅前泰安节度使兼兖州管内观察使陇西郡开国侯食邑一千户致仕时珍袭爵男时宥(时珍的儿子)立石。

【赵国麟 注】::

右碑连额高六尺广二尺八寸。额篆贫乐岩二圣宫之记,字径三寸,文二十四行,行五十五字,字径九寸,八分书勒岩前,南向。《泰山金石考》云:孔云措在蒙古太宗时袭封,丙午乃定宗贵由元年。诸志皆云大德十年,误。

----清《泰安县志》

19、元朝   王天定题识

文曰:许鲁斋读书处。岁已酉夏五泰山后学王天定谨识

【赵国麟 注】:

 

右并真书勒乳山下

----清《泰安县志》

 

20、贫乐岩铭

【赵国麟 注】:

右中统元年(1260年)七月杜仁杰撰,严忠范真书勒岩上,文多缺损。

----清《泰安县志》

21、山岩题勒

文曰:贫乐岩(篆勒岩石)

演易斋(勒贫乐岩左山下,皆失名)。

 

22、唐朝  李白  《送韩准、裴政、孔巢父还山》

猎客张兔罾,不能挂龙虎。

所以青云人,高歌在岩户。

韩生信英彦,裴子含清真。

孔侯复秀出,俱与云霞亲。

峻节凌远松,同衾卧盘石。

斧冰漱寒泉,三子同二屐。

时时或乘兴,往往云无心。

出山揖牧伯,长啸轻衣簪。

昨宵梦里还,云弄竹溪月。

今晨鲁东门,帐饮与君别。

雪崖滑去马,萝径迷归人。

象似若烟草,历乱天冬春。

 

23、明朝  邱璿  题《竹溪六逸图》

徂徕之山竹满溪,溪中流水清漪漪。

昔人以往不可见,至今陈迹犹依稀。

酣歌狂饮者六子,就中最豪孔与李。

为龙为蛇谁豫知,白也逃生巢父死。

 

24、清朝  尹乐孔   《竹溪怀古》

徂徕山色好,苍秀满林邱。

劲节寒柯耸,澄心碧浪流。

眼中空海岱,天外寄蜉蝣。

六逸草堂在,高风千古留。

 

25、金代  四禅寺牒记碑

上层文曰:尚书礼部牒·尚书礼部牒·泰安军奉符县天封寺僧法润、东平府普照寺受业僧普汶,太平镇庆成院受业僧义政,状告见住本□□□□□□□四禅庵。本庵房屋系五十间已上,自来别无名额。依奉上畔,已经本军军资库纳讫,合有钱数,乞立寺额,须至给赐者,牒奉勒可特赐法云禅寺,牒至准敕故牒,大定二年(1162年)二月□□令使向升(押)、主事安(押)、中宪大夫行员外郎李(无押)、宣威将军、郎中耶律(无押)、侍郎、正奉大夫、礼部尚书、兼翰林学士承旨、知制诰修国史王(押)。

下层文曰:徂徕山之西路由寺基,相传曰:古四禅寺。数代老宿结庵居之,仅就绪矣。大定二年冬,有住持法润等,经官纳钱,赐额法云(缺无字)檀越乃命福灯(缺五字)窃见形势峻侧,山水冲注,难以修盖(缺十字)故址瓦砾犹在,因欲兴见,遂具状告官,许令移徙今所建之地(缺十七字)恐后(缺三字)不知其由,谨将寺敕勒诸贞石,为远久之传云。时大定岁次壬辰庚戊月甲午日纪,南王存维那首韩□、耿法林、蒋法莹、韩友、韩遹(yu)、蒋竹、杨宥、皇明常,西朱村维那首张明宽、高法元、毕政、王淙、张清、任成、□仙,东莱马□书劝缘,住持沙门褐灯立石,西王□木匠王真、石匠王永模刊。

 

【赵国麟 注】:

右碑高二尺七寸,广二尺四寸,作二层,上层勒牒有礼部衔二列,一真书,字径二寸,一行书微小,敕牒三列,行书字径二寸,惟奉敕字独大。泰安军一段及年月下姓名,皆真书,字径五分。其用印处有三印,径二寸,篆文曰:尚书礼部之音。后三衔,字径一寸五分,末行字阔二寸四分,甚扁。下层记文三十行,行十一字,字径五分,皆真书。碑立寺中,今与寺俱佚矣,此从旧拓本录之。

----清《泰安县志》

【评注】:

刻碑“文革”时被毁,1995年徂徕山林场重修四禅寺时进行了修复保护,现保存在四禅寺院内。

 

26、金  重修法云寺碑

文曰:重修法云寺之记

徂徕山南羊栏村,有四禅寺废基,石佛断碑尚存,创建于北齐河清二年。今有福灯者,兖州曲阜人也,俗姓屈氏,爰从妙龄,慕善出家。为童行时云游济南,投开元寺普贤院安居。日久礼僧,赐紫真教大师善慧为门人,受业披剃。厥后出入起居,事师之礼,□罔不循。一日语福灯曰:人能宏道,非道宏人。佛道至妙,苟非我辈,孰能阐扬?汝其念之,当择有缘之地,以回胜事。他日福灯飞锡北来,故照此所有大因缘,与僧法润等结庵上峪,或迎送约束,或求化僧储,往来维行斯地,观其四禅古迹,未尝不恻然动怀。屡见檀越,高年硕德,具说修建之意,翕然喜从。有西朱村《华严经》藏主张明宽,南王村韩法圆俱受五戒,自后酒肉荤腥特步濡唇,二公同志,悦清净,慕山林,凡百正己,惠贫放物,仁义兼行,为里人所重。举事推诚,住持僧福灯坚请明宽等为□首,虽义不获已,退省毕,抑不惟不敢自擅,亦叹独力不暇给也。遂专见众村耆艾,说其修建缘事,靡不允合。即约同陪入山,临四禅古基之次□翾周览。少顷,灯公谓诸公曰:此废败之地,不可荐修寺宇,当别卜善地而兴创之。佥曰:然。于是,去古基北数百步间,选地数亩,形势爽垲,宜建佛宫之地。当年二月差收谷,且辟荒榛,起磐石,修□址,人皆不惮服勤之劳。新□既成,遂乃鸠公集役,遴选材木,以经以营。寓者输财,贫者效力,修成法堂、方丈、僧房,各五楹八椽,寝堂三楹八椽。栋宇雄壮,檐殿高揭,宵牑疏明。经始于大定辛卯仲春,庆成于丙申孟秋。其笆瓦材木砌石,局工师日食之费,约用钱五千余贯。蒙檀越厚助,俾衣钵有资。既而堂宇功毕,灯公与众糺首,共□幸遇昭代,圣□复起,□大定之初,天下鸿宁释教,大兴□□□住庵僧润公等,与善知识数□□大发□意,裹集钱三百贯,依奉上畔,经本军军资库纳讫钱数乞寺额。伏蒙朝廷特赐法云禅寺。

噫,寺之名额尚矣,堂殿佛像,廊庑次焉。若不刻石,永为废毁之忧。命莘夫□纪岁月,垂诸不朽,梵刹之侧,诸山环拱,屹然而起者,东曰他山,西曰谷积山也。蔚然而秀者,南曰独山也。潺潺乎泻于两峰之间者,方丈之后溪也。三门之前,冷然清濬,注焉而不盈,酌焉而不竭,白莲泉也。其余林木溪壑,尤美不胜言。異日,老宿大德若□□□之,接袂连驭、自他方而来,棲迟于此间也。愚虽颛蒙,窃闻法云禅檀越四远,乡村繁阜,风俗协和,礼义相睦,纯质而厚,简约而廉。贫居豪室,慕善之心,□皆有之。每当春冬农隙之时,或于精蓝或就私第,举莲社,广斋供,延僧流,赞诵梵音,讲究贝书,瞻礼圣像,□兴(缺五字)勤,是知佛教不可思议。住持僧福灯,自天德二年(1150年)、贞元元年(1153年),两次经本军陈□□乞存留余□公据二本带请到绕三山栏地土(缺五字)南至谷积山(缺六字)西至□山高家崮(缺十二字)内据称除出石栅阔□□□焦砂岭外,合输□□□至大定八年(1168年),又经本县告状出给公据,令福灯毁坼翻移□□□屋宇材木砖瓦一□修建施行是为可书。自度肤浅,故不敢述文,姑遮其实以记之。

大定丙申仲秋晦日,故济州司录孙张莘夫谨记,田茂刊,劝缘住持福灯立石。

【清 赵国麟 注】:

右碑亦分上下两层,上层刻敕牒与四禅寺牒文皆同,惟牒文见住本“下军奉符羊栏村”七字未损及拾贰月与四禅寺牒云二月者稍异耳。此碑高四尺四寸,广二尺五寸,上层字较彼碑差小。下层记文二十八行,行四十五字,字径五分,并真书,在寺中殿前南向。

----清《泰安县志》

 

27、元  石震题识

文曰:观涛。大德四年(1230年)岁在庚子仲冬之初,泰安州儒学教授石震题并书。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邬旺泉石壁。

----清《泰安县志》

 

28、明  许应元题识

文曰:金玉石。泰山封尚章、张虎有徂徕之游,至中军幛,忽雷雨大作,东□□峭崖□□欹卧□□两石鱼,痕如一赤。黄莹然,意者石□化龙去,题曰:金鱼石。聊以记异云耳。时嘉靖十二年(1533年)六月三日也□□许应元□□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金鱼石上。

----清《泰安县志》

 

29、金  孔端肃题名

文曰:明昌三年(1192年)秋,孔端肃自阕里之徂徕,访石君德润山斋,游览名胜。历万松岭,登绝巅,礼神祠。北下林壑更幽,一山岣嵝特异,名曰:玲珑岩。古洞深敞,传唐王希夷尝棲此,书之以识遗踪云。

【清 赵国麟 注】:

右行书勒野人洞壁。

----清《泰安县志》

 

30、元  杜仁杰题名

文曰:长清杜仁杰与严忠范游徂徕,观水于白鹤湾,松崖临壑,高深难量□□鹤回翔□□时中统元年(1260年)七月也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白鹤湾东崖。

----清《泰安县志》

 

31、金   安升卿题名

文曰:岱下安升卿与徂阳王赓、姜孝仪游徂徕探古迹。溪谷碌碌,松柏森森。得冠军石经于佛谷,访竹溪六逸于乳山,遂登绝顶,拜感应侯祠,憩于紫霞洞,次临紫滟池、白鹤湾。过徂徕书院,至竹溪庵小饮。跻北岩而望岱宗,似游天外也。

明昌(明昌元年1190年)壬子孟夏记

【清 赵国麟 注】:

右真书勒屏风岩石上。

----清《泰安县志》

 

 

32、元  竹溪庵碑

文曰:竹溪庵记

泰安州儒学教授时震撰,泰安州儒学教授刘绂书。

竹溪旧为名区也尚矣。粤自隋唐辽宋,贤士大夫欣慕歌咏之作,所以志其盛者,不为不备。及乎名姓刻列于碑阴,世失其旧,剥落而不存者多。金□□党公,一时修举犹多,□灭不能完复,可胜叹哉。其兴废之由,固有关无□□不可数计。亦由夫宏继者,或非其人,安措失宜,张而复驰,卒无成效者有耳。此得庵主□道源□□□李之高弟李公尝以宾道□重其能,道源洎进徒刘进童,蹱成其事。二师皆性行修洁,志务勤苦,已不□□难强人,深为远迩敬信。故当初弊难祈更兴□积数年间,虽未能复还旧基,而殿廊斋舍,抑次第而合时完矣。其不坠徂徕芳游者,夫岂偶然哉?越大德戊戌岁□□刘公学而爱敬之,由上考来奉符尹。公久于国政,克勤吏职,受任伊始,量时敷治,境内赖安,一时村旅过此,追忆是庵。                                                                                          

为移时之留,因□二师辅□军居此,晨夕起奉香火,凡耗灭,无一不复焉。即其所恢拓书社,振起文明,为此境镇(缺七字)且告以成败之由,毅然为之倡首。从而助之者,皆不惮□□刘公喜而和之,愈靡已焉□□匠会,未阅月,工已告厥成矣而□。于是,择吉日,会乡老,升堂共治成之,二师既感其诚不吝有所乐施者众,苟非刻石以志,将毋以助施□,遂征文于仆,任□□职。义难固辞,乃总其始末,并编次助施姓名庸纪是岁月云。

大德四年(1230年)十月巳卯日。

【清 赵国麟 注】:

右碑文与额及碑阴并真书,漫漶过半,在今玉帝阁旁。

----清《泰安县志》

 

33、宋  石介  访竹溪呈孟节有怀熙道

到头泉石是吾家,坐石听泉日已斜。

一片青衫非富贵,千竿绿竹好生涯。

君曾揽照头皆雪,我欲看书眼亦花。

更好结为山伴侣,教他夔益佐勋华。

 

 

34、宋   石氏先茔墓表

文曰:石氏之先,出于卫康叔之后,康叔文王之子、周公之母弟。然则石,姬姓矣。案:《本记》云:卫静佰生公叔,公叔生显伯,显伯孙执生何,为石氏。《春秋·左氏传》:隐三年有石碏,碏子厚。庄十二年有石祁,子成。二年有石稷。襄十七年、十九年,有使买。二十七年、二十八年,有石恶。襄二十八年、哀十七年,有石圃。哀十三年,有石曼姑。哀十五年,有石乞。十七年,有石   。《礼记·檀弓》注:有石骀仲。庄八年,又有齐小臣石之纷如。十九年,又有周士石速。僖三十年,又有郑大夫石申父。文十七年,有石楚。成十年,有石首。襄十一年、十三年,有太宰石奂。昭二十二年,又有石张。定十四年,又有天子之士石尚。定十年,又有宋卿石疆。六国时,有石奢,尝相楚国。汉有万石君父子。晋有石苞、石统、石乔、石崇、石朴,又有石鉴。唐有石抱忠,则天朝为天官侍郎。石雄为将。石演芳著忠义□□,六世祖自沧洲乐陵县迁焉。令为兖州人也。吾祖初迁而南得邑曰:乾封(后改奉符)。乡曰梁甫,里曰云亭,村曰商王。负泰山,挟徂徕,有二大山之镇。且汶水注其后,经其西,遂筑居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吾祖其近仁智者欤!

吾祖之初来,既鲜兄弟,亦无族姻,有田百亩,专以农为业。久之,始生高祖逵。高祖乃生曾祖七人。石氏于是蕃长。曾祖性严毅,善于治家,每晨起令诸子弟毕先趋田亩,群子弟无敢后者。故石氏富于粟。且当五代(907——960)兵寇之时,中原用兵,诸祖又皆敏有材力,习战尚勇,骑射格斗,豪于乡里。赵将军者,巨盗也,众数千人,张旗鸣鼓,攻掠郡县,其锋甚盛。尝过吾里中,不敢为寇。遣使乞具一饭,诸祖诺之。行人更其辞,贼愤,乃来战,遂陈于南门之外。我不素备,犹杀贼数百人。方战时,遇力疲则憩于门内,复而后战。贼势已削,将引去未得,尚酣战。三曾祖鞋系断,投门,门内有奸,闭门不纳,遂败。是以长曾祖、七曾祖、大祖父、二祖父、四祖父、七祖父皆没于阵。三曾祖善战,既败,贼入门升堂阶,又斩贼副(□□□□花头)。乃攀堂檐而□□出里余,息于栗林西数十步。渴就沟水饮,眼皆血出滴水上。苦战如此,然竟免。呜呼!石氏迁,其当唐季乎!战之,岁在晋开运三年(五代时期的后晋开运三年,即945年)也。后五年(950年),慕容氏反兖州,即周太祖广顺四年(后周太祖广顺四年为公元954年,实际广顺只有三年)也。贼□□二年,石氏乃分。曾祖第六房无嗣,与第五房合为一院。凡六院。后第四房嗣亦绝,为五院。今第一院分六院,第二院分三院,第五院分四院,第七院分二院。□十六院。然皆出于七曾祖。

□叙其略:第一院曾祖,讳路坚,娶颜、张、单,生大祖父、二祖父。大祖父娶秦氏,无子,女二人,长适西王张氏,次适南颜张丁让。二祖父娶侯村郑氏,生长伯父明,二伯父□。长伯父娶阳关朱氏,无嗣,一女适刘聚湘,筠,其甥也(伯父□□□乡里□通传)。二伯父娶淳于桑氏,生六男,曰用、曰诚、曰元吉、曰政、曰峰、曰宣。三女,长适旧县陈隐,次适下村张氏,次适下村赵氏。用二男,曰峦、曰福。一女,适聂氏。福生圭,峦生光。福哥先生大眼。诚一男,曰澡。三女适寇氏、郝氏、韩氏。澡生翁儿。元吉一男,曰涧。一女,适夏氏。涧生王儿。政一男,曰简。二女,适周氏、李氏。简生□□□□三男,曰友谅、曰友直、曰友□。三女,皆适张氏。宣三男,曰全、曰师恭、曰师让。二女,长适富氏,次在室。第二院曾祖,讳路钊,娶刘氏,生四祖父洪,十一祖父环。一女,适李氏□□□□□□□□□□□□伯父□五伯父娶李氏,二男,曰坦、曰荣。一女,适□氏。坦生师睦、师和、师厚。一女适晏氏。师睦生课儿。荣生师哲、师敏(四祖父尝为桑令公厅头,故乡人呼牵笼人)。十一祖父娶西张戴氏,生四伯父匀。二女,适刘氏、张氏。四伯父娶神氏,生宽,宽生修己、黑牛。一女适成氏。修己生杨七。第三院曾祖,讳路宾,娶乾封黄氏,生九祖父文果,十四祖父。九祖父娶屈沟□氏,生八叔父谦。二女,适耿氏、葛氏。八叔父娶下村马氏,一男,曰亨。二女,适丁氏、刘九皋。十四祖父无子。第四院曾祖,讳路严,娶赵氏,事安太师,赵侍慕容相公索太保,天福七年补用御前子弟,九年补猎务□□,三年补中□猎射务都头。乾祐三年广顺二年,为讨击副,无嗣。一女,适戚澄。第五院曾祖,讳路真,娶柏子赵氏,生十二祖父钦,一女,适太子中舍刘阅。十二祖父娶南王王氏,生我烈考及仲父□□。仲父扆,季父居代。二女,适西朱刘氏、百子赵氏。我曾祖笃勤农、乐田野,终身不游市郭。然喜衣冠,尝嘱我烈考于乡先生,愿授以经。因语□□□□□□□□□□乡□□儒名吾家,吾老死足矣。烈考果登第,列东客官如其志(先是,乡人以曾祖行,呼吾家)。祖父乡里称长者,乡人乏必贷之,果知其不能偿,即取券焚之。善处乡党,恂恂然无竞。今吾院视他院稍益,二祖之德也。我烈考,讳丙,娶郭夫人、马夫人、刘夫人、杨夫人。后刘夫人专三家春秋学。大中祥符五年(1012年),真宗章圣皇祖御前擢第,仕至太子中舍。生吾兄□□及介、企、会、合与吾姊,吾姊适举子孙周。吾兄生师愚、师通、师最、师晦、师默。女三人,长适进士姜潜,次适进士高枢,三在室。介生彭哥、川哥、徕哥。女□人,俱幼。企生师廉。女三人,俱未嫁。会与合未娶。师愚生鼎孙,女一人,方四岁。二仲父娶颜谢段氏,生□怀玉、怀德。女一人,适举子郭。师颜□二女。怀玉生师格、师贤,一女。怀德生师果、师毅、师□。伯惜二女。三叔娶阳关薛氏,女二人,长适伸村姜文,次适进士卢淑。姜甥鉴、镯、钖、社哥。女二人,一适士孙廓,一在室。二婿擅文,□甥宿学,不为无后。四叔父娶伸村姜氏、□高唐氏,生佥。女二人,长适王氏,次适任氏。第六院曾祖,讳□,娶杨氏,无嗣,女二人,长适西张鞠义,次适大吴刘义。第七院曾祖,讳□,娶戚氏,生八祖父文密,十祖父文秀,十三祖父,女二人,长适石固王氏,次适颜谢商氏。八祖父娶□氏,生五伯父遂、九叔父庆、十二叔父、十三叔父、十四叔父。五伯父娶乾封寇氏,生□□□□。四女,适王氏、杨氏、马氏、杜氏。九叔父娶大吴吴氏,生士元。十二叔父娶刘氏,二女,适张氏、王氏。高祖之五女,长适颜张许氏,次适乾封张氏,次适土高郭氏,次适侯村□氏,次适□□翁氏。石氏始祖一人,高祖一人,曾祖七人,祖父十人,诸考十四人,吾辈二十一人。自我而下,诜诜未见其止也。

若作厥室,始祖基之,高祖堂之,曾祖构之、祖父□之,诸考落成之,吾辈歌于下,饮食于下,子子如也。然不敢怠逸,□保堂□而已。吾诸子若孙,既□□□其必能大石氏斯厚矣,堂斯峻矣,构斯崇矣,石氏斯传万氏矣。呜呼!石氏食此田,百有五十年矣。葬此地,九十有年矣。自始祖至圭,八世能不失故田,能奉祭祀今,举曾祖父而降,为三十二坟用。康定二年辛巳八月丁丑八日甲申,归于大茔,以附始祖、高祖、曾祖,岁时则与十六院大合祭焉。《诗》曰:孝子不匮。又曰:无忝尔祖。《语》曰: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石氏子孙其庶几矣乎。茔域南北长四百八尺,东西广三百六十尺,合一十七亩。大□一百三十株,檞树一千七百五十株,合一千八百八十株。石氏子孙贤也,茔阙固焉,宅兆安焉,树植茂焉,祭祀时焉。苟不肖也,何所不至。戒哉!

    【清 赵国麟 注】:

右石氏先茔记,石介撰,士建中真书,孔彦辅篆额。康定二年(1041年,此时石介37岁)八月立石。高五尺,广二尺三寸,厚一尺,列辞二千三百六十八字。今堂已圯。碑文多缺,其始祖以下三十二坟,皆有石碣,亦仅有存者矣。金石文跋尾云:欧阳公撰介墓表,称父丙官至太常博士,而此表云仕至太子中舍,与欧表异。欧表介有子师讷,此云介生彭哥、川哥、徕哥,盖各举其小字,未审谁为师讷也。孙明复《寄范天章书》云:“今有大名府魏县校书郎士建中、南京留守推官石介二人者,其能知舜禹文武周公孔子之道者也。非止知之,又能揭而行之者也。执事若上言于天子,次言于执政,必能恢张舜禹周公孔子之道。以左右执事教育国子,丕变于今之世矣。”建中学行与介齐名,当亦奇士。而学于明复者,仕至兵部员外郎,史不为立传,后世无述焉。验其笔法。亦自不俗。

----清《泰安县志》

 

35、明代  建徂徕先生神道碑

文曰:宋太子中允徂徕石先生神道。

明山西太原府平定州州判宋焘题

    【清 赵国麟 注】:

右碑在汶水南岸道旁,《近游草》云:此宋绎田先生劾阉党被黜时也,殆感庆历圣德轶事而题此碑乎?噫!薰获不同器,忠佞不同朝。屈于一时,伸于是千古。□代相感,先后同揆,其两先生之谓欤。

----清《泰安县志》

 

36、宋代  《徂徕先生墓志铭》

徂徕先生,姓石氏,名介,字守道,兖州奉符人也。徂徕,鲁东山,而先生非隐者也,其仕,尝位于朝矣。鲁之人不称其官,而称其德,以为徂徕山鲁之望,先生鲁人之所尊,故因其所居之山以配其有德之称。曰徂徕先生者,鲁人之志也。

先生貌厚而气充,学笃而志大,虽在畎亩,不忘天下之忧。以为时无不可为,为之无不至。不在其位,则行其言,吾言用,功利施于天下,不必出乎已;吾言不用,虽获祸咎,至死而不悔。其遇事发愤有为,文章极陈古今治乱成败,以指切当世贤愚善恶,是是非非,无所讳忌,世谷颇骇其言。由是,谤议暄然,而小人尤嫉恶之,相与出力,必挤之死。先生安然,不惑不变,曰:“吾道固如是,吾勇过孟轲矣。”不幸遇疾以卒。既卒,而奸人有欲以奇祸中伤大臣者,犹指先生以起事,谓其诈死而北走契丹矣,请发棺以验。赖天子仁圣,察其诬,得不发棺,而保全其妻子。

先生世为农家,父讳丙,始以仕进,官至太常博士。先生年二十六举进士甲科,为郓州观察推官、南京留守推官、御史台辟主簿。未至,以上书论赦,赦罢不召。秩满,迁某军节度,掌书记,代其父官于蜀,为嘉州军事判官。丁内外艰,去官,垢面跣足,躬耕徂徕之下,葬其五世未葬者七十。丧服除,召入国子监直讲。是时,兵讨元昊,久无功,海内重困。天子奋然思欲振起威德,而进退二三大臣,增置谏官御史,所以求治之意甚锐,先生跃然喜曰:“此盛事也,雅颂吾职,其可已乎?”乃作《庆历圣德诗》,以褒贬大臣,分别邪正,累数百言。诗出,泰山孙明复曰:“子祸始于此矣!”明复,先生之师友也。其后所谓奸人作奇祸者,乃诗之所斥也。

先生自闲居徂徕,后官于南京,常以经术教授。及在太学,益以师道自居,门人弟子从之者甚众。太学之兴,自先生始。其所谓文章曰某集者若干卷。其斥佛老时文,则有《怪说》。《中国论》曰:“去此三者,然后可以有为”。其戒奸臣宦女,则有《唐鉴》曰:“吾非为一时鉴也”。其余喜怒衰乐必见于文,其辞博辩雄伟,而忧思深远。其为言曰:“学者,学为仁义也。惟忠能忘其身,而笃于自信者,乃可以力行也”。以是行于已,亦以是教于人。所谓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孟轲、杨雄、韩愈氏者,未尝一日不诵于口。思与天下之士,皆为周孔之徒,以致其君为尧舜之君,民为尧舜之民,未尝一日可忘于心。至其违世惊众,人或笑之,则曰:“吾非狂痴者也。是以君子察其行而信其言,推其用心而哀其志。”先生直讲岁余,杜祁公荐之天子,拜太子中允。今丞相韩公又荐之,乃直集贤院。又岁余,始去太学,通判濮州。方待次于徂徕,以庆历五年七月某日卒于家,享年四十有一。

友人庐陵欧阳修哭之以诗,以为待彼谤焰熄,然后先生之道明矣。先生既没,妻子冻馁不自胜,今丞相韩公与河阳富公,分俸买田以活之。后二十一年,其家始克,葬先生于某所。将葬,其子师讷与其门人姜潜、杜默、徐遁等来告,曰:“谤焰熄矣,可以发先生之光矣,敢请铭。”某曰:“吾诗不云乎,‘子道自能久’也,何必吾铭?”遁等曰:“虽然,鲁人之志也。”乃为之铭曰:

“徂徕之岩岩与子之德兮,鲁人之所瞻;汶水之汤汤与子之道兮,逾远而弥长。道之难行兮,孔孟遑遑;一世之屯兮,万世之光。曰吾不有命兮,安在乎桓□与臧仓;自古圣贤皆然兮,噫子虽毁其何伤。

                                    ――――欧阳修 《庐陵集》

 

37、宋代  石介  《徂徕山斋熟寝,家童报征西府从事田集贤(元均)、

张著作(叔文)、赵推官(庶明)书至,开缄读之,因题书后》

满径蓬蒿懒自锄,何人日午叩茅庐。

徂徕山下一枕睡,经略府中三纸书。

兵谋贵胜纵横出,海鸟忘机饮啄余。

唯有淮夷雅宜作,文章兼不让黄初。

 

38、宋代  石介   《村  居》

幽居一亩枕溪棱,阶下松杉缠古藤。

常爱园林深似隐,不嫌门户冷如僧。

麦宜过社犹催种,山近经秋却懒登。

已把壮心闲顿置,少年莫要苦相憎。

 

 

39、清朝  王士禄  《望徂徕山》

晚步石桥上,南眺徂徕山。

委蛇露苍蔚, 翛然眉睫间。

余雪一以映,宛如好女颜。

缅昔孔裴辈,偕弄竹溪月。

啸咏集渔钓,风俗亦清绝。

又闻石先生,读书山之阳。

父老尚能言,余韵何洋洋。

余既辞世纲,雅思侣猿鹤。

逝将营一椽,于兹永栖託。

睠言野踟蹰,远烟生漠漠。

 

 

40、清 王士正  《徂徕山》

云阴移徂徕,影覆汶河水。

下有贤人居,清风被田里。

一杯讵能容,千秋今庙祀。

 

 

41、清代 王士正  《徂徕怀古》二首

徂徕林壑美,复湲竹溪清。

应有云霞侣,幽居远世情。

钓竿想巢父,酒态忆长庚。

寂寞空山道,寥寥千载名。

当年石守道,卜筑亦于斯。

时际升平日,人传庆历诗。

子孙留伏瞒,水石映茅茨。

直道今谁继,凄然汶水湄。

 

 

42、清代 王士正  《徂徕山下田家》

行行空翠里,明晦更多姿。

碧树通村落,青山向岳祠。

林深鸡犬静,两足□苗滋。

他日龟阴嫁,躬耕亦不迟。

 

 

43、清代 程云 《徂徕》

不争岱岳尊,所隔犹尺咫。

面面成一方,百有六十里。

五汶夹之流,不然滔天起。

孙石读书堂,岞崿不容趾。

至今竹溪存,千载思高轨。

矧其对衡门,朝夕忽青紫。

或言采昌阳,可以延年纪。

饮酒不暇仙,终焉聊复尔。

 

44、清代 赵执端  《徂徕道中》

万壑峰峦里,犹存守道祠。

清风半山竹,遗迹断桥碑。

云与泰山接,泉临汶水湄。

逝将弃尘俗,来此构茅茨。

 

45、清代 查慎行  《入兖州境望徂徕山》

青山雅淡如故人,何可经时不相见。

我行久与故人别,转向青山增眷恋。

来从燕赵历齐邦,千里平沙黄一片。

眼前俗物压勃寒,物外心期失葱蒨。

朝来双眼豁然开,已报汶流通鲁甸。

日高螺髻矗诸峰,天远修眉浮半面。

含姿献态各自媚,一老峨峨耸冠  。

兹山洵属鲁之望,指点儿童悉能辨。

犹传有道石先生,六一垂名抵佳传。

圣人已远道仅存,此事终应赖狂狷。

景行并作高山仰,恍惚风流  前彦。

白杨风急不少留,片帆忽过东阿县。

 

 

46、清 成城 《已卯重阳前一日程蕴山明府邀同颜太守游徂徕山信宿而归》

泰山之下难为山,惟有徂徕  兀堪追攀。

翠微一带东南际,令我隔城遥望开心颜。

程侯妙解山水趣,农事方登少机务。

开筵峰顶作重阳,郑重前期戒供俱。

太守风流  荡人,翩翩五马出郊  。

软舆络绎不知数。莲花幕里来嘉宾。

宾朋尽是江南客,我亦生平爱泉石。

悠悠泮汶渡行人,斜日一鞭山影碧。

山中有寺名光华,横峰侧岭纷相遮。

不知泉声活活出何许,但见丹黄照眼秋叶浓于花。

明日来     步步看山看不足,

谁能脱巾高坐云涛堆,静对西风相与扫尘俗。

兹游乘兴为清娱,崎岖历落任人扶。

芒鞋到处游仙图,一宿再宿成须臾。

我闻徂徕七十有二寺,梵刹荒凉半委弃。

又闻竹溪名与唐贤著,六逸高踪无觅处。

世间万事浮云驰,红树青山属阿谁?

徂徕先生不可作,茫茫俛仰空怀思。

掉头一笑趁归路,奚囊懒就登高赋。

我将独上泰山缥缈之峰头,阿阁神房千秋万岁住。

 

----以上所有文章摘自《泰山历代文史粹编》

 

 

《徂徕山歌》

徂徕巍峨拔崒,                     “秫秫岭”子帚云丘。

泰山元君为之游。                   “笼扇子”与“簸箕掌”,

观之“山神庙”山峻,               “大小箩圈”“石剑”有。

“老君堂”里丹香透。               “石盆子窝”备洗尘,

移山调水“大工程”,                 吃“长寿面”玉女侑。

“车辙山”上芳轮骤然 ,             “空空洞”与“中军帐”,

“大脚丫子石”处花,                “双山”“花坡”“双树柳”。

“轿夫岭”上轿悠悠。                “僧官帽”子“和尚头”,

“马队山”马不停蹄,                “上池”“下池”清水流。

“石鼓”“石锣”有节奏。             “万株花”园十五里,

“石咣咣”响乐连天,                “大石头”顽“二石头”。

青山绿雾“观音楼”。                  “滴嗒泉子”“花根石”,

“神茶桌”上筵元君,                 “花叶”“花芯”芬芬稠。

“鲜果盘”里果子露。                 “花朵山”花特鲜艳,

“炕沿石”凉元君愁,                  元君拔簪诗句留。

“搁镜架子”照俊秀。                 “金鱼石”与“钓鱼台”,

“石合子”丽称瑰奁,                 “塔山”“三瞪眼”峻遒。

“梳头匣子”神梳头。                 “夹牛石”头防踏花,

“铜盆”镜子样样好,                 “揉拳柱子”练拳揉。

统为元君惠设优。                     “三人不见面”捉迷,

元君赏察至“马场”,院                “锥山”绱鞋剔花绣。

“龙湾”玉龙戏珠豆。                 “骨头山”上夕云立,

“米翁”“面翁”“窟厂”炭,           “徂徕夕照”堆金鎏。

“大猪”“小猪”“菜家沟”。通           三月二十八日视巡,

“淌钱石”淌鑫线串,                  元君徂徕东庆寿。

何须“石老”“石婆”求。               夕阳弄山乱凤飞,

“石孩”笑指“浆水沟”,通             夕云幻景小放牛,

“前盆子窝”和“石臼”。                山迎霞运幅幅画,

“发面石”与“东锅沿”,                今朝人民徂徕游。

 

《竹溪六逸歌》

李 孔 韩 裴 张 陶 聚,

徂 徕 山 竹 溪 六 逸。

吟 梅 喟 兰 叹 松 月,

把 酒 论 诗 哦 秋 菊。

 

《步徂徕山》

碧 霞 元 君 步 徂 徕,

徂 徕 山 头 三 尺 矮。

境 内 土 地 神 觉 挤,

晃 动 拐 杖 顶 且 排。

闹 得 徂 徕 山 不 稳,

峰 头 飘 逸 瑞 云 徊。

得 知 元 君 高 雅 坐,

未 敢 告 天 怨 气 埋。

无 奈 央 及 青 帝 君,

多 在 徂 徕 繁 花 开。

气 根 透 地 芳 徐 徐,

土 地 鼻 翅 气 渐 来。

可 叹 年 年 三 月 八,

每 每 元 君 巡 徂 徕。

土 地 抱 怀 芳 根 须,

已 是 繁 花 刘 天 彩。

 

《车辙山》

畅 步 徂 徕 车 辙 山,

“大 脚 丫 子”犹 奔 岩。

神 茶 桌 子 品 花 妍,

桂 香 梳 头 铜 盆 洗,

鸟 翅 浅 底 鱼 游 蓝。

当 年 马 场 饮 马 珠,

化 作 山 上 山 下 泉。

芳 草 萋 萋 朵 芊 芊,

怪 道 原 是 六 逸 园。

 

《徂  徕  月》

大海激雪高峰,

岭嶂蹭月水沫明

九天九女舞姿情。

飞浪潋滟千万里,

人间凭栏望月晴。

野原腊象应风进,

茫茫皎马劲  鸣。

轩轾辚辚银甲泛,

无限缨松似愤空。

雾岚岩袱包丸玉,

吞娘荫樾啜桑动。

白沙鸶惊怵立,

河练如谁跳绳?

嫦娥有意还嬉戏,

放纵玉兔山原中。

多情撒下星一把,

泰城灯火和月空。

天低万户家议事,

地阔谁家无梦成?

重山影出坎坷路,

全是汗水化露盈。

无才不能留月著,

山晃花帘是朦胧。

茶蕾演为汗碱白,

杜鹃声声银冬风。

徂徕已是银汉砾,

愈踏愈滑还成行。

牛郎织女星缥缈,

玉母头簪还炯炯。

长是怨路多险危,

应识心沙未铺平。

恳把月丘种成瓜,

愿听路人验瓜声…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泰安市林业局 | 泰安市旅游政务网 | 泰山官方网站 | 泰山岱庙 | 中国风景名胜网 | 济南旅游网 | 携程旅游网 | 中国林业网
    版权所有:泰安市徂徕山森林公园有限公司 地址:泰安高新区房村镇大寺前 邮编:271027
    电话:0538-8090084 8090017 传真:0538-8090287 HTTP://www.tacls.cn E-mail:gxqclslc@ta.shandong.cn 技术支持:华中科技